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正文

好美的诗词——组诗

发布日期:2013-11-10

天空

 

那么高

那么虚空

那么捉摸不定

有一首诗藏在我心底

迟迟没说出来

我还想等等看

一定有更好的

爱你的方式

就像暗夜里划过一道闪电

 

 

暗夜里听肖邦的人

 

1966年的中国

暗夜里听肖邦的人

我没有见过

那年我只有3

没见过钢琴

不知道肖邦

但我知道,当深夜来临

一定有一个人

一家人,一群人

拉上厚厚的窗帘

听肖邦的奏鸣曲

这些我不知道名字的人

黑夜里戴墨镜的人

天一亮就混迹于游行队伍

走向广场的人

我要向你们致敬

我要告诉孩子们

有一些人

即使在1966年的中国

还深深爱着肖邦

 

 

 

,想起傅雷

 

想起傅雷

自然想起他的夫人朱梅馥

一对妙人,灵魂干净得

令人叹息

想起两个人在灯下

用工整隽秀的小楷

平静地写遗书,交代后事

想起傅夫人

在####晚餐餐桌上

用温软的上海话

告诉保姆周菊娣

“明天小菜少买一点”

想起她

“从一块浦东土布

做成的被单上

撕下两条长结,打圈

系在铁窗横框上

尾随夫君而去”

谁还能忍痛把这诗

继续写下去啊!

 

注:引文来自网络,特此向不知名的作者表示敬意

 

储安平

 

直到现在

也没有人知道他

此刻躲在哪个角落

冷眼观察

这片令他尸骨发冷的土地

从伦敦大学出来的

费边主义学者

一个观察者

一块倔强的绝望的石头

1966831

有人见他

把自己扔向京西的潮白湖底

半个月后失踪,从此杳无音讯

四十四年后

我在百度百科

看过他年轻俊朗的脸

那是一张

从合影中剪贴下来的

脸,他身边的人,连同

这个世界的背景

统统已经抹去

 

言慧珠

 

面对一些消失的生命

我找不到更好的比喻

还需要找吗?想想看

一只百灵,花儿一样

##深夜

突然咬掉自己的舌头

内心尖叫着,毁掉

自己的肉体

还有比这更有力

更残忍的比喻吗?

 

记住这些高贵的灵魂

记住在那个疯狂年代

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

抗争的人,呐喊的人

“言慧珠,1919年生

言菊朋之女

梅兰芳之徒

俞振飞之妻

1966911日晚

连写三封绝命书自杀身亡”

 

注:引文来自网络,特此向不知名的作者表示敬意

 

蒙面人

 

我不愿扯下脸上的红布

不是我不喜欢光明

是因为我厌恶

自己这张脸

事实上我已经记不清

自己真实的面孔

也许这才是我害怕的

 

如果有##

我素面走在大街上

那些##次

看到我脸的孩子

他们会不会惊讶得

张大嘴巴

不知失措?

 

每年

 

每年都有孩子长大

每年都有人爱上诗歌

每年都有人为爱情而哭

每年都有人为远行远行

每年都有梦碎

每年都有人老

每年都有一些日子

我把自己关在屋里

想一想过去的日子

想一想另一个我

被我丢在

林中的哪条小径

那条小径上又晃动着

怎样的背影

另一个我

是不是正向我低头走来

 

 

拜谒杜甫草堂

 

我和你一样喜欢李白

也和你一样喜欢登高

一样的悲秋

一样的望着窗外出神

一行白鹭,两只黄鹂

茅屋秋风,花径蓬门

一样可以穿越时空

成为我人生的风景

我承认你伟大,超级##

诗圣一出,江湖寂寥

可是从心底里

我为什么就不亲近你呢

为什么呢

直到##,在草堂

看着你瘦骨嶙峋的雕像

(其实这雕像与你无半毛关系)

我才突然明白

我本就是个

一不留神

错把诗歌当情歌的人

就是一嫌贫爱富的混混

 

 

秋风引

 

好名字

我一路低头走着

一路踢踏着落叶

一路在想

秋风引,秋风引

是什么样情怀的人

才能想出

这么绝妙的好名儿

  ·申请办展    ·画家列表
·作品    ·作品展卖
   
 
 
 
联系我们 | 特别声明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版权所有© 青州市锦泉斋美术馆    鲁ICP备05031102号